凤凰建设机械交易市场现场凤凰建设机械交易市场现场

  从深圳机场转107国道往北10公里,可以到达凤凰建设机械交易市场,上万台大大小小的挖掘机堆在一片约30万平方米的土地上(以下简称“机械城地块”)。

  紧邻机械城地块的是地产项目碧桂园领寓,公寓产品售价高达4.5万元/平方米,按照常规容积率测算,机械交易市场地块未来可商用开发的建筑面积规模达40万平方米,货值将超过180亿元。

  这样一块“寸土寸金”的土地,闲置对外租赁已经20多年。最近6年多里,各方利益为了推进开发付出诸多努力,原始权益拥有人、“掮客”商人、“下海”官员、私募基金、地产商、“国美系”关联方,影影绰绰,轮番登场。

  在深圳土地稀缺的背景下,一场空前复杂的争夺战正在打响。最近的一宗5000万元借款案件判决书,将这一宗地块命运曲线部分展现。

  高息借贷

  7月26日,深圳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2015)深中法涉外初字第274号判决书显示,原告赵端耿,起诉被告张雨方、深圳光电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电公司”)、深圳澳鑫隆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澳鑫隆公司”)、深圳市美达菲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达菲公司”)、陈靖、深圳市达菲科技企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菲科技”)、深圳市金来顺有限公司。

  赵端耿诉求上述7名被告偿还借款本金5000万元及利息90万元整(月利率1.8%,从2018-11-18计至5月1日),并支付从2018-11-18起至付清款项之日的罚息,月利率为2%。

  事件须回溯至6年前,画家商人张雨方通过达菲科技和澳鑫隆公司间接控制美达菲公司,而美达菲公司持有上述机械城地块。由于张雨方旗下公司拖欠深圳农业银行约6亿元债务,旗下机械城地块、宝安机场附近达利花园小区地块等土地资产均被查封。

  经人介绍,陈靖和张雨方相识,陈靖提出通过其控制的光电公司为张雨方旗下公司“输血”6.6亿元,偿还包括农业银行债务在内的所有历史债务。等到土地资产释放后推进融资合作,以偿还这笔“输血”资金,陈靖要求获得20%的年化利息和2.9亿元固定收益。陈靖实际上为张雨方提供了5.61亿元借款。

  2013年底,相关土地资产相继被释放,张雨方和陈靖引进深圳私募基金公司“创东方”合作,由创东方进行募资、中信地产深圳投资有限公司进行代建,以期推进机械城地块开发入市。创东方基金后续对美达菲提供流动性支持,注入资金6.1亿元,其中5.1亿元偿还陈靖前期借款5.61亿元中的本金。

  因创东方提供的资金并不能偿还完对陈靖的全部借款本息和固定收益,为进一步偿还债务,张雨方决定将另一块位于深圳机场附近达利花园地块对外融资合作,这次的合作方是由信达地产发起的有限合伙基金,其中第一笔合作款2.3亿元用于偿还债务。

  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在2015年,陈靖因为光电公司涉嫌非法集资“跑路”,在此之前他通知张雨方,之前的借款实际是他和另外一名自然人刘贺超共同提供,并且他已将对张雨方及旗下公司的借款和固定收益债权全部转让给了刘贺超。刘贺超为东莞市东城区原区委书记,于2006年前后退休,随后进入商海。

  上述案件中5000万元借款同样为陈靖控制的光电公司所借,后续的还款也是通过光电公司所还,但由于陈靖的“跑路”,以及陈靖与赵端耿还有其他方面的资金来往,让这5000万元还款是否实际对应相关债务成为谜团,造成了如今的诉讼和结果。

  陈靖“跑路”后,创东方基金决定终止合作,要求张雨方和陈靖立刻归还投资款及收益约7亿元。此时刘贺超便提出愿意代替美达菲公司支付7亿元,并要求账期半年内回报3.3亿元,半年到一年回报4亿元。最后,刘贺超通过关联公司实际向创东方付款6.82亿元。

  作为借款保障措施,张雨方将澳鑫隆公司股权登记至刘贺超关联公司名下,并将机械城地块项目公司“美达菲”99%的股权登记在澳鑫隆公司名下,张雨方控制的达菲科技仅持有美达菲1%的股份。后续,张雨方推进机械城地块与信达地产的合作,但由于另一宗地块达利花园合作未能如期推进,机械城地块合作也便搁浅。

  最终,达利花园项目债权在经信达地产转手后卖予刘贺超,机械城地块的债权也被刘贺超所控制,刘贺超掐住了张雨方及关联公司的金融命脉,但是其和张雨方的信任关系破裂,双方陷入无止境的官司和股权司法冻结之中。

  其中主要有两宗,第一是陈靖实际借给张雨方5.61亿元,张雨方已归还7.4亿元,而刘贺超以受让债权为由,起诉张雨方及旗下公司再额外归还约5亿元;第二是刘贺超为创东方的退出支付6.82亿元,张雨方起诉刘贺超要求确认双方为借款关系,相关股权的变更为“让与担保”,偿还借款后刘贺超方须归还美达菲公司股权。

  国美搅局

  深圳是中国第一个进行国有土地拍卖出让的城市,仅仅20多年,深圳建设用地已“捉襟见肘”,缺地成为地产商的常态,外来地产商往往通过城市更新或并购项目介入,但往往流通在市场中的土地有着或多或少的瑕疵。

  戏剧性一幕再次出现。2018-11-18,刘贺超将澳鑫隆公司100%股权,以及澳鑫隆持有的美达菲99%的股权等权益,转让给自然人赵海龙指定公司“深圳潮人盛世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潮人盛世公司”),顺带转让的还有历史债权约5.4亿元,新增债权1.1亿元,所有对价合计27亿元。

  刘贺超和潮人盛世公司设计了分五期付款的交易结构,其中潮人盛世公司目前已支付约6亿元。潮人盛世公司的股东为“深圳市潮商置富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而后者的股东为姚坚鸿(58%)、赵东鹏(23.4%)、赵少君(15.6%)、深圳市鸿源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3%)。

  潮人盛世公司成立于2018-11-18,显然是为了承接这项交易而设立。麻烦的是,澳鑫隆和美达菲等公司股权标的,因张雨方和刘贺超的诉讼均处于司法冻结状态。

  深圳市律师协会公司法律专业委员会在一次“公司股权让与担保”研讨会上,以上述案例为典型案例分析称,张雨方及关联公司与陈靖及刘贺超之间实际为民间借贷法律关系,澳鑫隆和美达菲公司股权变更登记,都只是借款债权的担保措施。

  “张雨方及关联公司归还借款本息,股权应该登记回其名下,如果不能归还本息则构成借款违约,刘贺超也不得将前述股权据为己有或擅自处分,而须双方协商一致或司法拍卖的方式处置股权,所得价款清偿借款本息,超过部分归张雨方及关联公司所有。”

  关于高利率的问题,上述研讨会援引最高人民法院相关规定认为,“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超过部分不应得到支持。”

  “关键人物”赵海龙身份颇为隐秘,其与“国美系”有着诸多关联,他主要身份是深圳前海华人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这家公司控制着P2P金融平台“华人金融”,公司股东分别为国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55%,以下简称“国美控股”)、深圳市潮人投资集团有限公司(25%)、嘉轩投资有限公司(15%)、深圳市华盛基金管理有限公司(5%)。

  除此之外,赵海龙还担任深圳前海国美城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这家公司全资股东为嘉轩投资有限公司,国美控股持有嘉轩投资有限公司55%的股份。

  国美控股的全资股东为北京鹏润投资有限公司,往上穿透,鹏润投资的股东为黄俊烈(82.59%)、北京英格润美咨询有限公司(17.41%),北京英格润美咨询有限公司的全资股东为鹏润投资,两者互相持股。黄俊烈又名黄光裕,其于2010年因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和单位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同时被判罚金6亿元,没收财产2亿元。

  近期,黄光裕减刑提前出狱的消息甚嚣尘上。“国美系”的介入,让机械城地块和达利花园地块,开始了新的命运“漂流”。